今天也在爬墙

【维赛】百年孤独

一个很早之前的残稿,早到小说还没出来

原背景的架空设

ooc ooc ooc

短小,未完,发上来权做一个简陋的生贺

慎入



       很多年以后,赛科尔•路普还能毫不费力地想起和维鲁特•克洛诺相遇的那天。塔帕兹连日炙烤蒸发出的水凝集成云,摩擦下发出轰隆雷声,密集的雨滴纷至沓来,织成细密的雨幕。而这一切对当时的赛科尔•路普而言,不过是蚊子哼唧声般的噪音和拍打在隔音窗上的小雨点——和这里的人一样无聊。他摇晃着酒杯,劣质的玻璃杯里混浊的酒液映出他略显烦躁的脸。

“嗨帅哥,喝一杯吗,我今晚有空”心烦意乱间,一妖冶女子在他身边坐下,靠在他身上吐气如兰。

“滚……”“不好意思他可能没时间陪你喝酒了。”

粗暴的话语才开了个头,就有低沉平稳的男声插了进来,礼貌而疏离。赛科尔•路普有些意外地抬头看向声源——白发红瞳的男子穿着笔挺军装,扣子被一丝不苟地扣到最后一颗,手上拿着一个公文包——就像误入泥潭的天鹅?

赛科尔•路普被脑中的想法逗笑,随意地靠在沙发上抬头看着人,一脸的大爷样,翘起的二郎腿一晃一晃:“你凭什么说我没时间?”

这是什么神仙任务???

【齐屠】未完待续

ooc

字面意义上的未完待续

短小,不好看


一直以来,屠小意都认为,填满自己整个青春的是姚哲恬无疑,那个长发女孩的一颦一笑时至今日仍在眼前,仿佛那些年岁从未离去。

可当他创作《昨日青空》时,他才发现事情似乎不是他想的那样,姚哲恬固然鲜活如昨,可另一个被他藏在心底的人更令他无法忽视。

齐景轩。

起初屠小意以为是自己对这段青春执着的过分,所以才会把和齐景轩相处的点点滴滴都记得一清二楚,连对方搭上他肩的温热触感,似乎都残留着。他甩甩脑袋,不去思考从心底翻上来的陌生情愫到底为何,一股脑归结为朋友数年未见的想念,将此翻篇。

后来开始正式动笔时,屠小意发现这件事似乎和自己想的并不一样。笔下频繁看向自己的目光,话里话外的维护,嘴角对自己无奈的笑,那天齐景轩在家门口的路灯下,真的只是为一句道歉吗?在回忆中浑然不觉的细节,在画面中却如此明显,他理所当然地落笔成篇,却无法理所当然地忽视那再度翻涌上来,却比先前热烈地多的情愫。落笔的手顿住,他茫然地看着画面上齐景轩的脸,不禁自问:

“我这是……弯了?”

【邪簇】一个谣言

小段子
ooc
慎入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我和黎簇在一起的事刚刚传开的时候,一个不知出处的流言也同时在道上发酵,说是吴小佛爷等不着哑巴张,所以找了个小孩当替身。

这话听着我想笑,说这话的人多半是没见过黎簇,要不然就是看热闹不嫌事大,说他像小哥,还不如说我自恋,找了个和我以前一样的小孩来的靠谱。

张起灵就是张起灵,没人可以代替。黎簇也是同理,他就是他,不是任何人的替身。他拥有蓬勃旺盛的生命力,是火也是光。

这么想着,我低下头亲了亲我家小孩的发旋,他正忙着打游戏,暂时没空抵抗我的骚扰。我搂着他瘫在沙发上,心想这传谣言的人也不怕半夜被小哥敲窗户,嫌弃诋毁他形象。

正琢磨着呢,楼上传来一声响,是瞎子打了个喷嚏,动静还挺大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感谢阅读。

封面和视频无关,只是我找不到合适的图了【。】剪得非常粗糙,也没有什么具体的剧情,慎入